当前位置: 首页 > >

纸醉金迷(2008年高希希执导电视剧)

《纸醉金迷》 是2008年出品的一部民国剧,改编于作家张恨水的同名小说,由高希希执导,杨晓雄和王宛平编剧,陈好、罗海琼、邵峰、于和伟、胡可等主演。

该剧讲述了身处战时重庆的美貌女子田佩芝,因迷恋赌桌而沦落为交际花的故事。该剧于2008年11月22日在上海电视台电视剧频道正式首播  。2009年陈好凭借该片获得首尔电视节评审团特别奖。

一九四四年,雾重庆。

虽然从前一年,日本已经停止了对重庆的轰炸。但“重庆大轰炸”的噩梦,留在人们心中的阴影仍然挥之不去。满目疮痍,断壁残垣,历历在目。记录着七年抗战中,“陪都”经历过的一切。

小公务员魏端本一家,就是拥挤在重庆的一家“下江人”。魏端本原在南京政府某部供职,抗战爆发后押车辗转撤退到重庆。路上遇到同是难的女孩子田佩芝。同是天涯沦落,发生了感情,结成患难夫妻。这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事了。

如今,他们已有了一对儿女。一家人挤住在一家杂货店的后屋。这是重庆彼时特有的“吊脚楼”──依山崖而建,从顶层出入,长年见不到一丝阳光。

田佩芝生性活泼。虽然已为人母,但自己骨子里还是孩子气。时髦女性的追求,她也不能免俗。抗战胜利遥遥无期,终日百无聊赖。她又无心打理家务,就迷上了赌字。

她加入的第一个赌局,就在邻居陶伯笙家里。陶伯笙是个小商人,手里活络。尽管妻子对他聚赌多次劝阻,却也做不了他的主。田佩芝在这里只是小打小闹,输赢不大。然而,她却借此结识了牌友胡太太。

胡太太却是个大手笔,家道殷实,住宅宽敞。常聚些朋友打牌消磨。难免三缺一,叫上田佩芝。她家赌局是大出大入的,魏端本那点可怜的“国难薪”怎么撑得起田佩芝的场面?于是,吵吵闹闹便成了家常便饭。每次争吵,都以魏端本俯首认输结束。因为,魏端本心里有鬼──他在沦陷的老家,有一位比他大三岁的“沦陷夫人”。这件事他一直瞒着田佩芝呢。

田佩芝在胡家赌局中又结识了一位成功人士范宝华。从此开始了她的畸型人生。

范宝华是游击商人出身,看准战时货物短缺,倒买倒卖,或是囤积居奇,待价而沽,几年来已经有了不俗的身家。开了公司,写字楼里租了房间,还有李步祥等小商人为他跑街,听他驱使。他在牌局上一眼看中了田佩芝,把她当作一朵可以摘取的鲜花。他带着田佩芝下馆子、逛商店、看电影,那都是田佩芝一心向往却消费不起的生活。他发现田佩芝赌瘾极大,又把她带到“梭哈”场中。

“梭哈”这种纸牌游戏当时颇为盛行,比麻将输赢更快更大也更刺激。田佩芝一下子就迷上了,不能自拔。而赌神却象总是和她开玩笑──每当她眼看着胜利在望,就会功亏一篑。她越想翻本,就输

就在这一年,重庆政府通过中央银行宣布,为回笼货币,抛售公有黄金。价钱只是黑市黄金的一半。但目前只售证券。半年后方才兑现黄金实物。傻子都算得出来,这是个对本利的好机会!范宝华派李步祥等人给他排队购券,抢购了一大批不说,又想到一个“滚雪球”的妙计。他将到手的黄金券做抵押,再到私家银行里打折贷出款子,再买黄金债券。如是不断往返,周而复始。

范宝华以前的同居女友袁三小姐提醒他:这个主意人人想得到,政府也不是傻子,不要上了当。但范宝华哪里听得进去?

魏端本带回了一皮包公款,准备次日附邮的。田佩芝正输得毛干爪净,急于翻本,不管三七二十一,借用再说。不料,一场“梭哈”,又是输得一干二净。

田佩芝无法向丈夫交代,眼看走投无路。却遇到范宝华邀她去写字间小叙。她一眼看见范宝华抽屉里有许多钱,借机偷走了一笔,将丈夫敷衍过去。

范宝华发现后却不声张。他故意布下钓饵。先邀田佩芝打牌,让她输个精光;又将她引到写字间。田佩芝不知是计,果然下手,落入范宝华网中,不得已“以身相许”,算是还了这笔孽债。

但是,只要赌瘾不戒,这笔债怎么还得清楚?田佩芝不敢面对丈夫,再也没有先前的理直气壮了。

范宝华又利用田佩芝,结识了魏端本,和他机关的刘科长做了一笔生意──把自己囤积的一批货卖给机关,套现再买黄金债券。

刘科长和范宝华勾结,提高入价,趁机拿到一笔回扣,也分润给魏端本几个小钱。

魏端本一向勤恳奉公,不饮盗泉。这几个钱让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最后决定退回公家。不料,钱已不翼而飞,又被田佩芝做了赌本,一去不回。

魏端本和妻子翻了脸。但田佩芝比他气更大──她已发现魏端本家有前妻,口口声声骂丈夫是骗子。不管魏端本如何解释,他与前妻是包办婚姻,并无感情基础。何况七年毫无音信,对方生死未卜。但田佩芝就是不依不饶。那笔回扣他当然不敢再问,只得不了了之。

田佩芝却跟着胡太太大开了眼界,进入了她人生的第三个赌局──朱四奶奶家里。

朱四奶奶家住洋楼,这在当时的重庆就身份的象征。她是某要人的儿媳,又自立门户。家中客常满,樽中酒不空。经常是楼上牌局,楼下舞会。又有一批年青美丽、风情万种的女友们在座,吸引了大批商界巨子、政坛要员。

田佩芝自然又是输。朱四奶奶既然解囊借款,仍然有去无还。眼看债台高筑,朱四奶奶方才摊牌。要她做自己“红粉兵团”的一员,借着牌局交际,结识头面人物,从男人身上捞钱。

如同每个在后方的下江人都做着“复员梦”。待到战争胜利,回到家乡,不说衣锦荣归,总要有笔资金,才能安身立命啊。田佩芝知道,凭着魏端本的小公务员收入,无法支应她向往的生活。何况他家里还有个“黄脸婆”呢。

魏端本也在做同一个梦。他的上司就递给他一个枕头。司长和刘科长决定运用一笔公款,抢购黄金债券。兑现后再把黄金卖到黑市。除去公款悄悄归账,还有一笔不菲的差额,尽可私吞。魏端本是出纳,也得以附于骥尾。尽管,他明知这件事非同小可,战战兢兢,首鼠两端。但禁不住刘科长一番威胁利诱。何况在范宝华那笔生意上,他已经下过水了,此时只好随波逐流。同时,他也想分几个钱讨好田佩芝,安排胜利后的日子。

他哪里知道,他已经无法满足田佩芝的奢望了。田佩芝已身不由己,只好听从朱四奶奶安排。朱四奶奶认为她在范宝华手里已经有了短处,必须撤退,另换高明。田佩芝只好找个茬子和范宝华绝交。范宝华大怒,追问究竟。另一个红粉兵团的大将东方曼丽正好“出场”。她按照四奶奶的安排,拿下了范宝华,成为他的同居女友。

至于田佩芝的新任务,则是与富家子徐经理“相恋”。两人同去成都,双宿双飞。拿下证据,以待四奶奶设计敲诈徐经理。但田佩芝良心发现,临场怯阵,让四奶奶好不失望。不过她并没有放过徐经理。利用徐怕婚外情暴露的心理,还是敲了他二十两金子。

四奶奶长袖善舞,范宝华也左右逢源。他们都不出事,只湿了一只鞋的魏端本却出了事。上司发现了挪用公款,追查下来。司长和刘科长决定牺牲魏端本,要他代人受过。魏端本无可奈何,喝得酩酊大醉。看着一双儿女,嘱咐田佩芝照顾孩子,象是诀别,凄凄惨惨。但田佩芝却没有看出端倪,又跑去打了一夜牌。

魏端本被捕入狱。司长和刘科长出逃。

范宝华与东方曼丽打得火热。他的仆人吴妈恨在心里,根本不把东方曼丽当做女主人,冷嘲热讽。她找来袁三小姐,讽劝主人。袁三告诉范宝华:东方曼丽是女拆白,是朱四奶奶的干将。范宝华不信。袁三只好坦承:自己当初接近范宝华,也是朱四奶奶的安排。只不过自己和范处出了感情,不忍下手,才使范宝华免了一劫。

范宝华如梦方醒,但仍半信半疑。不料,真正的塌天大祸不期而至了:先是私人银行经理何育人骗去了他购买黄金债券的款子,作为头寸,挪用套购。这还是小事。大事是财政部公布:鉴于打击黄金投机行为,到期后黄金债券一律减半兑现!这样一来,范宝华和其他所有做黄金发财梦的人都会大输特输。等于他们白赔了半年的高利,两手空空!

全傻了。无论是小门小户的李步祥,还是大进大出的范宝华,包括张着血盆大口、稳操胜券的朱四奶奶,都陷于万劫不复之中。财政部坐庄,摆下了最大的赌场,和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田佩芝跑到朱四奶奶家,寻找新机会。不料这里已是最后的晚餐。银行经理自杀。范宝华不知所终。就在这个时候,却传来了抗战胜利的特大喜讯......

魏端本出狱后,在农村找到了两个无依无靠的儿女。他仍想唤回孩子们的母亲,教两个孩子唱“妈妈歌”,到街头卖唱。田佩芝虽也听到,但她已无法自拔,只得仓皇遁去。

吴妈挺身而出,挡住债主们,掩护范宝华脱身。范宝华席卷最后的财产债券,出逃郊外。田佩芝假意和他重温旧梦,偷走了他的债券。不料黄雀在后──同样被田佩芝偷过骗过的洪五爷劫下了那笔债券,使田佩芝白忙了一场。她万般无奈,只好再去投奔朱四奶奶。不想,东方曼丽仓皇告诉她:四奶奶也自杀了!......

抗战胜利,重庆的下江人忙于复员,飞机、轮船一票难求。沦为乞丐的魏端本当然更不做此妄想。谁知,千辛万苦、万里寻夫的原配妻子王玉兰已来到重庆,她把两个孩子紧紧抱在自己怀里。孩子们激动地喊出“妈妈”......

重庆上空的浓雾渐渐消散,嘉陵江无言流淌,带走了多少人纸醉金迷的发财梦,一去不返。 

以上内容来自 

以上内容来自 

田佩芝(陈好饰)

二十六岁,虽然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却天生丽质,喜好时尚,常被人误会“待字闺中”,称她为田小姐──这当然比“魏太太”要顺耳得多了。她出身小家碧玉,湘女多情。七 年 前逃难途中,搭上魏端本押送的公车,把后者当成依靠,投入怀抱。后来知道丈夫在敌占区尚有前妻,后悔不迭。吵吵闹闹成了家常便饭。连亲生孩子也不管不顾了。在大后方重庆百无聊赖的日子里,她迷上了“梭哈”,逢赌必到,却又逢赌必输。输红了眼什么钱都敢“借”来下场。不仅动用了丈夫的公款,而且又把手伸向范宝华的钱柜。从此越陷于深,不可收拾。终于成了朱四奶奶美女阵的猎物兼香饵。她赌的是自己的一生,还搭上了家庭、儿女。败得好惨。

魏端本(邵峰饰)

三十二岁。田佩芝的丈夫,小公务员。下江人。当初随部里撤退到大后方,把结发之妻抛在沦陷区。居然又娶了“抗战夫人”田佩芝。虽然有平价米可吃,但日子极为窘迫。在机关里他是最底层的小人物。除了可怜的工薪,别无收入。却要养活一妻和两个子女。他善良勤恳,为人忠厚。但他心里亏着娇妻──田佩芝小他六岁,而且他心里藏着“家有原配”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对田佩芝一味迁就。甚至梦想发一笔大财,满足妻子的奢望。他的上司们动用公款买黄金储蓄,让他奔走。而一旦东窗事发,他又成了垫背的,进了牢狱。在人生这个大赌场上,他只小小地赌了一次,就赔了个精光,可以说家破人亡。

袁园(罗海琼饰)

女,二十七岁。交际花,长相标致大方,聪明,也是范宝华第一个同居女朋友。也是范宝华唯一真心爱过女人。曾是朱四奶奶麾下的“娘子军”。她风流却不失善良,内心纯洁,分手后也对范宝华尚有旧情。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可谓风尘侠女。最后参军抗日,壮烈牺牲。 但拥有了范宝华的爱,一生无悔。

东方曼丽(胡可饰)

女,二十五岁。朱四奶奶手下的交际花,也是她的“老伙计”,常以美人计敲诈有钱人。她是最后一个傍上范宝华的女人。

范宝华(于和伟饰)

男,三十五六岁。投机商人,长袖善舞,颇有些实力。有了自己的公司、写字间,与银行也说得上话。算是个成功人士了。他好赌,不仅是赌桌上玩玩“梭哈”,更是在黄金市场上豪赌:调动大笔资金滚雪球似地套进黄金储备券,准备半年之后大发一笔。他的毛病是“寡人有疾”。先是和袁三小姐同居散伙,后来又垂涎田佩芝。他利用田佩芝的贪婪,略施小技,果然得手。然而,“久赌无胜家”,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再精,也精不过最大的庄家——政府。最后只好败走麦城,却又被田佩芝偷个精光,雪上加霜。 

1、在拍摄罗海琼饰演的袁园在前线冒着枪林弹雨营救伤员一戏时,为了拍出最真实的战争和轰炸场面,剧组特意从八一电影制片厂请来国内最专业的烟火团队,将这十几场戏拍出了专业水准。 

2、陈好为了拍摄该剧除自掏腰包10余万元几次飞上海订做旗袍,更是不计形象出演,暴饮暴食为角色增肥10几斤。 

年份

奖项

获奖人

2009年

第四届韩国首尔国际电视节最高奖项评审团特别奖

陈好 

第二届影视盛典演技突破奖

陈好

南方盛典年度影视颁奖礼最佳导演

高希希

第四届韩国首尔国际电视最佳长篇电视剧提名

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演员提名

于和伟 

创作背景

该剧改编自张恨水所著的同名小说《纸醉金迷》。 

投资出品

该剧出品方投入了两千多万元的大手笔,在置景、服装、美工等方面的投入也相当惊人的,为了重现当年朝天门码头昔日的繁华,出品方斥资近百万在重庆江津重建了一个朝天门码头,光这个场景,施工的工人们马不停蹄地搭建了一个月才完成。此外,出品方还几经周折从重庆租来两条大客轮,随时停泊在“朝天门码头”,以备拍摄之用。出品方还在江津包下了两条街道,并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对街道进行全面改建,让它变成了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模样。为了重现当年长沙大火的惨烈景象,剧组更是耗费巨资按照当年长沙城的原貌搭建出了一条规模极大的街道,并动用了近千名群众演员参加拍摄。为了拍出最佳效果,剧组更是破天荒地动用了六台摄影机,从六个角度同时进行拍摄,就这样才造就了第一集中气势惊人的长沙全城大火一幕,场面极为逼真且壮观,达到震撼的效果。  

张恨水的《纸醉金迷》没有吸风饮露、羽化成仙的飘逸,而是让人越读越心凉。这部“批判现实主义”作品写得相当“现实”,从生活中走出来的饮食男女似乎都有着灰色的性格与人生,一点也不浪漫,唯有让人窒息的真实。

高希希执导的《纸醉金迷》却给人以惊喜,那些在原著中让人昏昏沉沉、压抑不已的角色都被抹上了一缕或雅或俗的浓烈色彩:田佩芝在原著中有的只是爱慕虚荣且毫无理想的躯壳,但电视剧给了她复杂的元素:她在高中时期便是高材生,有追求,有野心,在从清纯女生沦落为风尘女子的过程中,她的道德和亲情始终纠结于心;东方曼丽在小说中是一个素描式的人物,没有前史,没有任何心理线索,但在剧中却多了一股狠劲儿,她像蟑螂一般能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生存,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做交易;朱四奶奶在原著里是一个概念化的人物,她只是一个利用年轻女人招揽生意的老鸨,但在剧中,她有强烈的爱恨情仇,那句“这个世界把我变成一个娼妓,我就要把整个世界变成一个大妓院”也成了经典台词。

张恨水的原著中没有美若天仙的女子,没有痴于爱情的男人,有的只是在颓靡中透着不安分的脸蛋、刺鼻的铜臭味、扭曲的众生百态,灰暗而冷漠的男女和投机商的尔虞我诈,电视剧版将一切朦朦胧胧的线索推向了极致,人物性格的变化和人物命运的起伏都跌宕得让人心跳不止。

相比起原著的不温不火,改编后的剧情少了一分无奈,多了一分无情,结尾处情感更如火山喷发,不少情节让人潸然泪下:袁园的遗像在曾经的爱人和朋友面前缓缓经过,朱四奶奶最终葬身火海,穷困潦倒的魏端本在街上支起了烟摊,小娟娟在憔悴的爸爸身边唱起“我的好妈妈”,田佩芝明白丈夫对自己的爱后撞向了汽车,魏端本从此变得癫狂。一切都颇像《红楼梦》中的结局,“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应该说,张恨水的《纸醉金迷》不好改,一无才子二无佳人,没有故事性更无结构性,人物的出现和情节的跳跃往往突兀到让人目瞪口呆。将这样一部“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作品改编成电视剧,难度不小,而电视剧《纸醉金迷》却鲜有批评声,对改编作品甚为挑剔的张恨水之子张伍也对电视剧褒扬有加,看来这部电视剧被誉为“张恨水改编最成功之作”是名副其实。(腾讯娱乐评价)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