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孙明经

孙明经,山东掖县(今莱州)人,1911年在南京出生,儿时令他可在同龄玩伴中引为自豪的便是家中有很多照片。父母也经常带回许多有趣的照片给他看,不仅使孙明经通过照片大开眼界,而且激发他对照片和照相产生很大兴趣。

书 名:《孙明经手记:抗战初期西南诸省民生写实》

作 者:孙明经

编 者:孙建秋、孙建和

推荐者:李前宽 张同道 邓伟

书 号:978-7-5100-6123-3

出 版:后浪出版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开 本:720×1030毫米 1/16

印 张:13 插页 2

字 数:247千

版 次:2013年8月第2版 印 次:2013年8月第1次印刷

定 价:68.00元 

学术丰碑:抗战初期对于大后方的西南诸省社会、经济、民生的记录寥寥无几。手记原本首次面世,最真实的记录了当时现状。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内容宏富:以“手记”为主线贯穿全书,更有当时拍摄的一百多幅图片,其中很多都弥足珍贵。编者更是耐心地对每张图片加以的说明,对于为何拍摄这张图片、拍摄时遇到了什么,当时人们的反应是如何都有详细的介绍。让读者于轻松阅读中全面把握过去时代的面貌。其价值在同类作品中均属罕见。

现实情怀:本书以洋洋5.5 万言、138 幅图片来回答这样两个问题:我国电影教育是如何发展来的?抗战初期西南诸省民生是怎么样的?编著者期望,本书有助于读者对那段时期现实的了解,从而有助于我们对未来道路的思考。

名家推荐: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李前宽先生推崇本书,并提笔作序。本书为“北京市属高等学校人才强教深化计划资助项目——摄影系学术创新团队”成果之一;2011年度“科研基地——科技创新平台——中国影视学术创新理论”项目最终成果之一。

历时四年,行走万里,首次曝光百余幅珍贵历史照片。

1938年,孙明经接受任务赴西南诸省拍摄纪录片。本书以他随身笔记为基础,辅以大量图片和详细的扩展,真实还原了当年这些地区的社会、经济、民生,以及他个人的拍摄历程和感受。这些独具个人风格的文字与迷人色彩的史诗般的图片,绝大多数都是首次问世,对于研究抗战初期大后方的历史具有重要的价值。

此外本书还对他的一生做了系统的介绍,让读者了解到中国电影教育的发展,和一个爱国摄影教育家的一生。

由于有此父母,孙明经自儿时始,对照相和电影就发生了浓厚兴趣。父亲有一陆姓世交,两家同住一所大院子中,陆家有一长孙明经大8岁的男孩,自幼对照相发烧,他只要出门拍照必带孙明经同行,并教孙明经使用各种相机。这使孙明经在年仅5岁时就有了亲手使用多种相机拍照的机会。

孙明经早慧,5岁入初小,10岁入初中。孙熹圣经常到各地讲学和考察,为使儿子广见识,每次出行都带孙明经同行,并告诉儿子“多看照片和电影对广见识大有好处。”因此,儿时的孙明经不仅会比同龄孩子有更多看电影的机会,而且小小年纪便有了在南京、北平、济南、上海、汉口各地图书馆中翻看各种画册和画报的经历。1915年,孙熹圣第一次带儿子在金陵大学校园中看了由学生放映的“校园电影”。

1920年,金陵大学三位大学生在郭凤仁教授(T.B.Griffng美国植棉专家)指导下完成一部教中国棉农种良种棉花的教育电影,在中国良种棉推广工作中发挥巨大作用这件事,深深打动了年仅8岁的孙明经,从此心中为自己确立志向,“将来要做一个专门研究电影的学者”。

1922年,金大毕业生陈裕光博士受教育总长聘请,从美归国参加筹办北京师范大学,并任教务长和理化系主任。因原定校长范源濂在美未归不能履职,全校教授公推陈裕光任校评议会主席代北师大代校长职,1923年陈裕光和蔡元培共同商讨如何提高我国大、中学理化教育水准、及引进西方先进教学方法时,有感于美国大学、中学己大量使用教育电影和照片教材,于是提出∶“我们应该尽早开始培养中国自己的大学电影和摄影学科的教师。”

1926年,陈裕光辞北师大代校长职回南京金陵大学创建文理科并任科长,1927年任金大校长(在职24年,为中国高教史中任期最长之大学校长)。 孙熹圣和陈裕光父亲是好朋友,孙熹圣还是小学生时便教过陈裕光放电影。后来1911年,陈裕光入金陵大学和同年入学的陶行知一起成了金大“校园电影”的积极参加者。 

1927年,孙明经考入金陵大学化工系学满学分后,再入电机系,学满学分后,再入物理系,于1934年历时七年,学满三系学分毕业。七年中间还选修了国文,戏剧、神学、外语、音乐等各科。  

1930年,电影教育委员会成立,孙明经以勤工俭学学生身份被聘为书记员。由此开始了他一生从事电影、电视、广播、摄影研究、创作、教学的生涯。(孙明经于1934---1949年间共独立摄制影片63部,这些影片曾一渡于文革开始后失踪,幸于2000年11月被孙建三于电影资料馆片库中意外发现!)

魏学仁在聘用孙明经时,和他谈过一次话∶“聘一个学生做点事,让他可以小有收入,这种事在金大早有传统,文、理、农三院皆然。在系里,在院里算是很小的事。可是这次聘你做电影教育委员会的书记员,我是和陈校长专门商讨过的。我和陈校长在美国留学期间,都亲眼看到了电影对科学研究、对教育的发展、对工业、农林业、商业的发展,乃至对国家的政治都发生着影响。因此,我们今天在中国讲科学救国,讲教育救国,电影这一利器不可不用。陈校长对我讲过,他在做北京师范大学代校长时,就萌生过在师大开设电影教育的研究与课程。但终因杂务缠身未能实现。初回金大做文理科长时就和校长包文专门商讨过此事,但当时苦于缺乏合适师资人选。而今天的中国实在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可以胜任此事。陈校长讲,你自幼有志成为一位研究电影的学者,我们金大何不自己造就出一个中国人自己培养的电影研究和教育的专家呢!陈校长也给我讲了令尊和电影的那一段奇缘。当初陈校长和我先后在金大做学生时,都曾热衷过校园电影。陈校长讲,金大的校园电影,起于汇文书院时代,令尊当时即有参与。谷剑尘先生自1928年始对电影在中国发达的历史开始研究,但他的兴趣并不在科学与教育。电影教育委员会的成立,当是中国电影将有正规大学水准教育的先声。我和陈校长希望,中国过去没有专门的大学电影教师的时代,自你毕业时为止。因此,你今后决非仅为一个开会做记录的一般书记,你所记录的内容,对于未来的中华文化,将是中华民族电影高等教育历史最早的篇章。从今之后,你当细心收集今曰之前和今日之后的,一切与中国人学习电影,使用电影,教授电影,研究电影有关的文书、著作、讲义、会议记录、官方指令、要闻要事,为日后有志研究中国电影教育历史的学人,留下一套详尽完整的资料。”

孙明经尊师所嘱,自1930年开始,几十年不间断的收集有关中国电影教育、中国电影科技、中国电影经济的资料、史料、官方文书、实物。不幸的是这些宝贵的史料,在文革开始时被工宣队全数以“黑材料”收去,收走时仅文字资料就装满七个半麻袋。1976年工宣队突然撤离时,在五七艺大操场上一把火全数烧尽。孙先生时年己65岁,闻此悲讯,终日叹声不绝,老泪洗面。

孙熹圣这一次带儿子拜访陈裕光,不仅决定了孙明经一身的学业、事业走向,他还第一次听到了陈裕光和自己父亲的电影故事。

不久,蔡元培调任中央研究院院长,陈裕光清蔡元培到电影教育委员会做学术讲座,介绍他在国外所见电影、照片在教育、科研、科考等方面运用的情况。蔡院长强调了电影在教育、科考中的用处。作为书记员,孙明经记录了这次讲座的内容。 讲座结束后陈裕光向蔡元培介绍了孙明经,并告诉蔡元培打算把孙明经培养成中国第一位专职大学电影和摄影教师的想法。

蔡元培向陈裕光、魏学仁建议,金大可否做一些有关国情、市情、行业情况的社会调查,尝试用电影和照片做一些视觉记录。

1932年7月8日中国教育电影协会成立,陈裕光推荐孙明经做会议的助理书记员,孙明经的一手好字,得到与会各方大员和国内著名学者如蔡元培、罗家仑、蒋梦麟、宗白华、等人的好评。 会后,魏学仁推动杨简初组织孙明经等人考察华东电力事业,孙明经执笔完成考察报告,并在报告中配了自己拍的一批照片,从而使此报告图文并茂。蔡元培在中央研究院的一次会上向学界泰斗们介绍展示此报告,提出“建议今后的科学考察报告应尽可能配些照片。”

1932至1933年,孙明经随业师杨简初教授在中央大学物理系的实验室中,完成了中国人制出的第一套可以摄取、传输、观看的电视系统原理样机。“电视”这一中文名即由杨简初教授译定,杨先生对孙明经讲∶“你写的字好,你把这两个字写出来,在实验室的墙上和门上各贴一份。”从此,TV在中国有了中文名字----电视。

1933年,孙明经在金陵大学和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物理及化学联合年会上做《光电管在电视中的作用》的报告时,引起金女大全校第一名的学生吕锦瑷的巨大兴趣,由此二人相识,并于1937年结婚,从此成为学业、事业相伴一生的伴侣。

1934年孙明经完成论文《光电管及其应用》,讲述了光电管在电视、电影等领域中的用途与发展,论文获中山文化馆物理论文甲等奖。

1935年5月,斯可基,肖特·布隆来出版世界第一本介绍电视的专著《电视》,同年,孙明经完成该书的翻译,这是我国电视史中从国外引进的第一部译著。

1930年金大开始引进并翻译美国柯达出品教育电影用于教学。1934年受中国教育电影协会的委托,和蔡元培的建议,由理学院院长魏学仁主持开始拍摄我国的教育电影,孙明经于该年受聘成为魏学仁拍电影的专职助手,摄制了《苏州名胜》(魏学仁亲自持机摄制)。同年魏学在理学院成立“金陵大学教育电影部”。后来魏学仁很忙,此事便交由孙明经负责,委孙明经做教育电影部副主任。先后完成、《首都风景》、《上海》、《广东省》、《广西省》、《福建省》、《青岛风光》、《水泥》、《牛肉》、《竹器》、《防空》、《防毒》等一批影片,在拍电影时,孙明经同时拍了大量照片,由此,开“用电影和照片纪录国情调查和地理调查的先河”。蔡元培在看了孙明经拍的一批影片和照片后,高兴地称孙明经是----“拿摄影机写游记的今日徐霞客”。

1934年,国际教育电影协会发起主办“农村题材国际电影大赛”,中国教育电影协会委托金陵大学摄制一部农村内容的影片参赛。陈裕光校长和魏学仁院长派孙明经负责组织这次拍摄(编剧孙明经、潘澄侯等。导演黄天佐、邵仲香、周明懿。摄影颜鹤呜。主演威利、兰英、李英、呤特。)由金陵大学农学院、理学院共同参与筹划,并和中央摄影厂协作完成此片。该片1935年7月23日于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农村电影国际比赛会在美、英、苏、意、法、日、中等十九国参赛的大赛中得第三名,开中国电影在国际电影大赛得奖的先河。  

1938年,金大在重庆由孙明经主持创办“电影与播音专修班”(大专)。在该班中孙明经开设“影音稿本”、“摄影初步”、“摄影机”等新课。

1940年,支持夫人吕锦瑷先生制出中国人制的第一幅可实用的照相底片和X光片。并在后来的时日中,支持夫人吕锦瑷先生先后创建“摄影化学”、“摄影彩色学”、“彩色与黑白胶片”、“电影洗印技术”、“播音技术”、“影音文献”等多门课程。

孙明经一生有四次行程超过万里的拍摄经历,1937年从华东至西北的科考万里猎影,1938年至1939年的川康科考摄影(包括自四川广元至新疆迪化的驿路驿站的拍摄),1940年至1941年在美国的行程万里的科考摄影和1942年至1945年行程万里的云、贵、川科考摄影,处摄制了一大批电影外,还拍摄了数以万计的照片,经过文革灾难,今存135、120、大尺寸底片及幻灯片五千余幅。

1941年孙明经自美归国,带回了他在美国用自己全部家资购买的电影、播音、照相器材(这批器材后来成为中央电影学校和北京电影学院创办初期的主要教具)。归国后孙明经开始担任金大“电影与播音部”主任,在教育部政务次长顾毓琇、四川教育厅长郭有守(中共党员)的推动下,教育部和金陵大学理学院联合创办《电影与播音》月刊由孙明经任主编。这是我国最早的电影、广播、电视、摄影的综合性学术月刊(该刊至1948年10月停刊,共历时七年)。

1944年,孙明经由顾毓琇、郭有守推荐受聘担任中国教育电影协会教课组副主任,负责设计筹划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全国电影教育的课程设计。

194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孙明经由顾毓、胡适、郭有守、陈裕光联合推荐受聘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批中国委员会委员,并同顾毓、顾颉刚、黎锦熙四人受聘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大众传播组成员。

1949年南京解放,1950年春孙明经和吕锦瑷主考招收了新中国成立后的中国第一班学电影、广播、摄影的大学生,在这班学生中,有一名叫沈嵩生的学生,后来做了北京电影学院三届院长,是北京电影学院历任院长中任期最长的一位。

1950年春,中央电影训练班在南京开办,从全国三大系统选送优秀青年2200人入学(毕业1850人),孙明经受袁牧之、白大方之邀,为该班设置教材,并为先期300人的研究班开课(为该班培训“辅导员”),后来担任过北京电影学院院长的刘国典教授,张艺谋在电影学院摄影系上学时摄影系主任韦章教授,均是该班毕业的学生。

1952年院系调整,孙明经吕锦瑷受命率金大影音部部分师生和全部器材北上与另四个单位合并成立中央电影学校(北京电影学院前身)。在新校课程与教材建设及电影、电视、摄影高级人材的培养做出贡献,他们的学生中,有国家电影局局长,有电影学院的院长、副院长、摄影学院院长、副院长、摄影系主任、录音系系主任、教务处长。有电影制片厂厂长、副厂长、总工程师。有电影洗印厂的厂长、总工、车间主任。有胶片厂的厂长、总工。有著名电影摄影师、导演。有著名记者和总编。有著名的图片摄影师…

自1952年至1992年去世,孙明经一直没有离开电影学院。 

一、参与了国家电影、广播、摄影高等教育的创建工作。

二、创建了国家电影、广播、电视、摄影高等教育最早的十几门课程。

三、建设教材。

四、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电影、电视、广播、摄影的大学教师和高级人才。

五、拍摄了可观数量的教育电影及科学考察照片(亲自摄制科考及教育电影63部,负责组织摄制110部,照片数千个胶卷)。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